CX846✈️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我还活着:我仍能从梦境中抓取虚幻的情节填补进现实。
我不确定我还有没有活着:为什么现实看起来越梦幻,我便越希望它成为一种现实。
结论:冬天到了,蝴蝶休假,人类失明。

“亲爱的,最后一件事,我要教给你治愈我同时也能杀死我的方法。”

差点忘了这个!
@今天没酒_来找我耍啊我很可爱的 祝贺您喜提敏锐之力一个!也祝王者三周年快乐~

因为没空更新所有空闲时间都得去跟门诊了每周至少去一次还有大本大本的跟师笔记要写所以我要鸽了再见!!!
顺便再打一下广告《海上集装箱》下评论抽敏锐仍然有效所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周年庆开么么哒!!!

海上集装箱

国庆出去玩的一些见闻和体会写给大家看一下。
key words:现pa,网友面基,同居,月租公寓,地铁,插叙。
小门小户平庸爱情故事,未经严谨考据,请多指教。
本来应该16号发的,因为回家的路上出了点小车祸,自家车被追尾了,刚刚处理完回到家,只能草草校对一下。第一次按计划更新就遇到这种事情真的很抱歉所以评论里抽一个敏锐之力吧,可以折现,王者周年庆的那天开奖。
以上。

        匆匆忙忙的热烘烘的人群,奔涌在地下的巨大人类暗河,吵吵嚷嚷的地铁站。狄仁杰拖着行李箱在河流中变成一块小小的礁石旁的芦苇,水流从他身边呼啸而过,他仰起头...

花束,外套,以及风衣


为阿雾子森太个人本《此处萦牵》写的guest文,写的是武侦宰……个人还蛮喜欢这篇的角度的。
漫画第39话衍生,有一定私设。人物属于朝雾卡夫卡与春河35,OOC属于我。
以上。

        “这是他必将要经历的混乱。”

        太宰在楼梯上目送敦君跑远,让芥川整理的资料飞散在空中,薄薄的纸张将光线切割开来,敦的背影颤抖着,跌跌撞撞地跑了一段,最终慢下脚步,茫然地往花店的方向走去。谷崎担心地想去追赶自己这位后辈,而太宰却说,让他去。

 ...

明石从一个充满雾气和海水味道的梦里醒过来,天光蒙昧,房间里没有彻夜熟睡之后的那种热烘烘的味道,因为门开了三分之一。他往身后探手,摸到了榻榻米,没有属于萤丸的布団柔软的触感。萤丸不在了。

也许他去了本丸后的山里。

也许去了山后的海里。

也许就坐在门后的廊道上,晃着腿,膝盖暴露在清晨浮动着雾与露的青色的空气里,如果明石动一下,清清嗓,萤丸就会回到他身边,膝行过来,笑嘻嘻地钻进他的暖烘烘的被窝里,“国行,国行,今天很凉快,该起床了。”虽然他身体凉得像被海水浸透了,但是揽进怀里还是会变得温暖。

在晨光熹微中明石保持着负手的动作,因为预设了无数种可能而无法醒来。

>何清的故事补全一下

我长到八岁就随着师父进山去了,八岁前的事确实是不甚记得了。家中婆子曾说记得娘整日抱着襁褓中的我,坐在一道月门后的花厅下,紫藤花垂下来,娘的头发也垂下来,我睡在娘膝上,娘细细读一卷诗,一坐就是一整天。长大些就在私塾里读圣贤书,我学书很快,每日早早能甩开同窗,从高耸在名家砌成的假山上的学圃里飞奔出来,跑到娘的小院里的池边去,池子里有十来尾锦鲤,池边都是木樨树,雨后满池的细花被鱼儿衔去,能看一整天。
有一天我照例在池边看鱼,一个面上蒙了白纱的年轻女子来到我身边,手里拿着把其貌不扬的剑,眼睛细长,眼角锋利。
她很不客气地捏了捏我的脸,向跟在她身后的爹开口说,我行走江湖并不需要...

要是我会画画!!……

擦,似乎暴露了我错字受的本质……

文系杀手(1)

因一句“你爱我关我什么事,你死了我的故事还会继续。”成为贵妃的裙下之臣。

为了不复的霓裳风华而写。

cp:杀手李白(敏锐)×仿生人玉环(新环+旧环)。

一个发生在近未来的故事。未做严谨考据,有部分二改。

WARNING:有血腥要素,有人物死亡。

新风格尝试,加了好多新内容一次改不完了,先放个开头给大家看看觉得有没有点意思。

以上。

        李白不是他的名字,这是他入行的时候选的代号,自从他一刀毙命了住在近地轨道里的大亨以后再也没有人叫过他原来的名字。叫李白已经让他足够有名,让他显得足够可怕,...

©CX846✈️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