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话bot

占尽人间怙恩。


佚三/蒲深。
同志,波波莎?

1个置顶

佚三/蒲深,兴趣所至,偶尔写写,幸识。

弧长,坑多,中短篇日常,偶有正剧。

文章已经分类,可戳合集查看。

昼伏夜出

夏至的时候摸的一趟车。

夏至的夜里发生了什么

冬至


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故事。
好吧没写完,得空接着写。

冬至这日下了好大一场雪。

玄武街青砖黑瓦上绒绒落了一层新雪,鸟雀人迹都匿得无影无踪。济晨堂今日打烊得早,暮鼓声将冻得发脆的夕照坠破,堂里郎中戴一顶斗笠往街头的酒馆踱去,此时初雪渐歇。

酒肆算得上热闹,四角堂中都有人落座,盐水煮毛豆的咸香水湿四处流浸出一片轻薄的湿温,温三两盅黄酒细细吃了方能抵挡。忽然一缕雪风撞了老板茶香的细腰,他抬头看去,正看到沈容平打帘进店,把斗笠上的雪拍在门外。

“恩公!”

他将黑色雪氅脱下来抱在怀里,闻声向柜里出迎的酒肆老板露出一笑,“今日冬至了。”

“料想您也该来了,今日雪大,早早给您温上了。”

“老板太客...

沈宅景趣

跟你们鸡排老师 @陆旻不高兴 搞粗来的一个古耽设定!
人设见合集。
大概就是两个其实都有些菜的江湖人士闯荡江湖谈情说爱滴故事~
故事大纲未议,想到哪儿写哪儿,这些都算设定and一些相处日常,图个开心最重要~
哦对了,文中所提和中医相关的是真实存在的,但是道地不道地以及它们习性……因为资料不在手边没有仔细考究,等资料齐全会进行删改,请别太较真。
以上,祝愉。

医馆北临玄武街,正是个不热闹也不冷清的地方,四面八方来的病人脚程都大约相等,每日日出扫洒庭前,日落打烊从不错了时候。如若还是不知道怎么走,稍加打听,十有八九都会告诉你“哦!这不难找,你且上玄武街找那门口架了两口锅的医馆便是你要找的济晨堂。”

沈容...

郎中的人设

沈容平,字子秋,火神派弟子,是少数民族(彝族或者苗族,不知道,因为没爹没妈)。为生父母遗弃在医馆门前为师傅收养,正好那天是秋分,于是师傅就给他起名叫容平,取“秋三月,此为容平”之意,也望他不论生父母为何抛弃他仍要有一颗慈悲平和包容之心,只是没想到长成之后这孩子不仅医术高明,容貌长得也非同寻常的昳丽,倒正又和名字“容貌平平”之解相映成趣。容平出身西南,西南之地阳常不足,师傅钻研内经伤寒悟得扶阳思想,每每投巨量附子力挽阴寒重症,人称附子先生。容平从师多年,亦习得扶阳十大主帅,活用四逆辈,挽沉疴,复真元。师傅爱才,望他不要仅仅拘泥于扶阳一派,遂遣他出秦岭,往中原学火热,攻下,补土三家,再下江南学滋阴...

少侠的人设


何清,字安晏,越女剑传人。

擅使一柄软剑,名叫拈花,平日以腰带做剑鞘,对战时抽出,戳刺劈砍虽不如其他武器,但锋芒如淬赤霞红,刚柔并济,配合身法割喉取命如枝头拈花一般灵巧轻捷。另有细剑一把,青刃窄如竹叶,剑风犀利如细叶破风,故名飞叶。

祖上世代经商,亦有脱籍谋得功名为高官的先祖。起家,因绸缎成名,在江南一带何氏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何清为次子,幼年为师傅相中带入山中修行,自此与何氏断了联系。弱冠之年,剑法小成,时思凡心切,故下山历练,以一套迅捷轻敏的“惊鹊”步法一战成名,又兼喜爱穿白袍,衣袂翩飞如寿带鸟,更加年纪方少样貌俊秀,故江湖人称“小白鹊”,一时风头无俩,江湖中人人皆知江南出了位惊艳四...

皎妹的人设


应皎皎
向一鸣从后山把她捡回来的春天里她只有五岁,说着山门上下没人听得懂的话,只有沈容平过来一听,隐约猜到大概是讲的彝话,连猜带蒙地问出了个名字叫小月,师父捻捻胡须叹了口气,那就叫应皎皎吧,愿这个小女孩的梦境里明月常圆,内心安宁澄澈。
其亲眷死在了深山里某个彝寨的一场春温里,全寨只有她一个,因为上山背泉水迷了路,误打误撞逃了出来。她逃出来那日正是个月圆夜,所以全门派每年三月十五便给这个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师妹过生日。
根骨清奇,是习武的材料,却不是学医的材料,故而年纪稍长师父便送她上峨眉学剑,多年不曾见过她最亲近的两位小师兄。直到听闻沈容平遭陷害,连夜辞行奔赴中原,硬闯少林要讨师兄,时值沈容平毒发正昏迷...

还是皎妹

当妖女尚还是孩子的时候林晏曾见过她,一身鹅黄的衫子,高高束着头发,像个少年,她那时候内力还不扎实,片光起初攻势虽猛,可禅杖拨到时却软绵绵的不再有后续之力。

江湖上传言她年少时就能和林晏对战三天三夜也不落下风,实则不然,林晏知道这孩子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与其是对战,倒更像是喂招,他那时并不知这个目光凶狠的小小少年是女扮男装,只道是沈容平没修理好的师弟,野归野些,却是个好苗子。

他们打那三天,妖女睡在少林门口的树上,每日寺门一开便跳下来嚷嚷着要林晏出来,林晏任她在门口嚷嚷,做完晨课才出来行礼,暮鼓敲响便收招到一声“得罪”,妖女歪头一笑,“明日得把师兄还我,否则夜里烧了破庙。”

少林里其他的和...

皎妹

应皎皎小时候很怕鬼。
她早早没了爹娘,一肩扛着整个寨子的鬼魂。全是骨头的肩膀,单薄,很是硌人,而且是背着整个寨子的阿叔阿姐的命,真的很重,人挤人的,难免压到就会抱怨。
她听到以前给她吃红豆饭的阿姐的声音,仿佛扛着千钧重鼎,叫“好疼,好疼”,怕得大叫,汉话又说不利索,对门小师兄迷瞪瞪坐起来地问“怎么了?”,一团黑影抱着被子冲上他和向一鸣搭伙挤着睡的床铺。
“有声音,说好疼……怕,不想死。”小女孩垂头丧气,如同一个雪地里瑟瑟发抖的小鹌鹑。
向一鸣也被吵醒了,扣着头皮四仰八叉地咕噜了一声,又轻又快十足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别怕鬼啊,顶多就是要命,命何足惜呢。”
“不会哄人就闭上嘴。”沈容平抱起师妹,拿被子把她裹...

你们都懂得

这些都是走外链的文,路滑告诉我补档。

分からない

ABO爽文

杰基60

©梦话b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