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双兰】组队邀请

双兰新皮肤设,一个速肝,用了一些hp和怪物猎人的设定,有些东西年代久远不记得了,出bug请捶我。
为天美爹爹咣咣砸点券,我爱您。
以上。

        自从被那个叫高长恭的猎兽者截胡之后,花木兰气了很多天,虽然那只是一条小龙,于她传奇的履历而言如同鸡肋。

        然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何况是被截胡,这是光明正大的人会做的事吗!与其说是气被截胡,更多的是气这人多管闲事,以为自己一个人刷不下这个小东西,硬要出手,可以说是强行耍帅了。她不需要。

        事后她调查了这个名字,发现这个称号为“暗隐猎兽者”的人居然也是个实力高强的家伙,擅长伺机而动,一击毙命,如果妖兽界也有舆论,也属于令人谈之色变的you know who。

        所以木兰更气了。靠!自己有本事为什么要截我的胡!居然还想邀请我和你一起组队刷主宰,走开!做梦!

        木兰很烦躁,然后听到门响,兴许是快递到了,快递小哥发来吼叫信说公司的飞路粉用完了,只能猫头鹰上门递货。她拉开门,不是快递盒子,而是一袋子龙鳞,片片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磷光,边缘圆滑整齐,呈贝壳状。这是白龙鳞,卖给工匠能做一套华美昂贵的饰品,卖给药师能制作治疗整个村子小孩儿夜啼的良药。很贵,很值钱,能搞到的猎手都很牛逼。

        下面压了封信。

        “五五开。”

        这是从那天被截胡的那条小白龙身上搞下来的战利品,龙皮和龙牙被人顺理成章地扣下了,木兰抱着那个袋子对空气破口大骂,“补刀居然敢跟我搞五五开!要脸吗高长恭!”

        风吹树叉子,树叉子抖三抖,掉了一地叶子,木兰觉得稍微消了一点气,出门把这一袋龙鳞无偿送给了药师。

        我可跟你不一样。做完好事的花木兰心情大好,拍拍手迎着阳光往家里走。

        第二天木兰在工会里接到新的任务。离开补给点,穿越悠闲啃草的牦牛群,钻过镶满水晶,滴着蜂蜜和冰泉的钟乳石迷宫,去刷一条火龙。时间紧任务重,领主急着讨好宝贝女儿,赏金高得吓人,也只有木兰敢接这种冒险的单子。她喜欢刺激和挑战,越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越吸引她,奋不顾身地投入天地熔炉之中,被淬炼成一把无往不胜的绝代武器。她熟练地借助地形腾起来,在此之前两把匕首已经将火龙的翅膀牢牢钉入岩壁,瞎眼的黑色大龙悲鸣着挣扎,翼膜在挣扎中拉出长长的一道伤疤,锋利的刀刃卡在龙骨关节处,锋利的疼痛激怒了它,它本能地向上喷出一道火焰,木兰看准时机越上龙背,骑在龙背上匍匐下身子躲过火焰。冷血生物察觉到她温热的身躯,如同一条致命但同时又脆弱娇小的虫子,火龙甩动身子要把她甩下去,她紧紧抱着龙背上的棘,手臂和大腿同时发力一蹬向上一跃,下落的时候她拔出重剑,刺入了龙空洞的眼窝里,随即用力一拔,借力在空中做了一个后空翻后单膝落地。龙已经被逼到了生命的极限,火焰融化了岩石,熔岩球落在木兰周围,她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越起来,怒吼着将重剑向龙的左胸砍去,和已经重复过的无数次一样,准确地将这把附着了破甲之力的大剑钉入龙的心脏。龙的悲鸣,是每一个猎龙者最享受的赞歌。

        然而木兰站在沸腾着的熔岩中看着那头巨龙颓然倒下如同山崩,沉默着弯下腰向它敬礼。

        将领主要求的东西顺利带回家,当夜为了庆祝勇敢的屠龙少女帐上再入一笔,举行了庆功宴,人们在篝火旁痛饮蜂蜜酒,唱着史诗,祝福勇士们刀剑更加锋利,盔甲更加牢固,生前屠得恶龙,死后升入英灵殿。

        当人们渐渐散去,木兰仍然坐在火旁,武器放在身旁,她抱着杯子平静地看着篝火,高长恭坐到她武器的另一边,自来熟地拿起她的匕首,迎着火光看那把用水晶制成的神兵的利刃。

        “想事情?”他主动开口问她。

        “听过《比波王子的故事》吗?屠龙的勇士最终变成了龙。”花木兰已经不再介怀高长恭截胡的事,也许和回家后看到他放在门口的独角兽毛和整整一管巨蜘蛛毒液有关。然而她很不喜欢高长恭为了乐趣去猎兽这个理由,亲手毁灭它们的生存欲望,这让人很不适,作为猎龙者一族,他们不仅仅是把龙杀死,更多的是驯养和调教,让龙为人类看守财宝,守卫家园。事实上木兰一直想做的事也是这样,在角斗场上她打拼得腻了,每当手中捏住新的一条生命,梦中就会多一份负担。

        “屠龙太多会忘掉自己,你是这个意思?”

        “我想去旅行,不想再杀戮了。遥远的东方,有我没见过的龙,我想去看看。”

        “我将失去一个好的竞争对手,真遗憾。”高长恭轻轻将匕首放下。

        “那我该庆幸自己周围少了一只截胡的鬣狗。”木兰没好气地冲他扔了一个鬼脸。高长恭似乎笑了笑,他戴着面具,一切看不清楚。

        “送你个临别礼物吧。”他从随身的羊皮囊里掏出一个金蛋,木兰惊叫出声,“这是三强争霸赛里的金蛋?!”

        在大陆由自然神灵护佑的年代魔法盛行,巫师间的最高竞赛称为三强争霸赛,第一关勇士们要从凶猛的母龙巢穴中夺走这颗金蛋,而它提示着下一关的线索。魔法已然势颓,传说中呼风唤雨甚至能与龙交流的大巫师们已经湮灭在历史长河中,只有些许古迹可考,唯一存留下的巫术的一支慢慢发展为医术,为人类张开最后一道脆弱的防线。

        “这太贵重了,我们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交情。”木兰不愿意收,但是长恭已经站起来准备走了,“当然是有附加条件的。”

        木兰与蛋对视片刻,决定连夜去教堂。

        教堂忏悔室背后的神父听出了木兰的声音,有些意外,“信仰自然神的屠龙者也有向我主求助的一天吗?”

        “我只是听说你们这边擅长解决情感问题。”

         “愿主保佑你。”

        于是木兰如此这般地告解完,问那神父,“醒醒,我知道你没听进去,我只想问你,一个人总是送你东西,还一样比一样贵重,这意味着什么?”

        神父沉默了一会儿,“猫要是喜欢一个人,会逮老鼠送给她,如果她不做任何表示,猫会觉得人嫌这只老鼠太小了,于是会逮更大的老鼠给她。”

        木兰心里想,你还很懂猫嘛,我以为你只懂仓鼠。

        神父像是明白木兰心里想什么,笑了起来,“黑猫会带来好运气,让它进门也无妨。”

        木兰抱着蛋回到家,泡在木桶里,在水下拧开那个蛋听人鱼的歌声,突然一个猛子扎起来,尖叫了一声,又美滋滋地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木兰总觉得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父亲早逝,只给她留下了屠龙刀,从杀牦牛和烤肉开始,都是自己一个人一点点摸索出来的,所以她理所应当地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做好一切事,事实也是如此。但是高长恭出现了,而且多管闲事,想要保护她。

        这种感觉,也不赖。

        就像神父说的,让黑猫进门吧。

        次日木兰打点好行装,走到东方的入口那边时,看到了意料之中的人等在哪里。

        “走了?”高长恭问她。

        “走啦!”

        “附加条件你意下如何?”

        “刷到龙装备怎么分啊?五五开还是roll点?”

        “都归你。”

        “哎哟好大方!”木兰豪爽地笑起来,“纯作陪?”

        “就一个条件,申请长期组队去东方。”

        “组多久啊?”她笑嘻嘻地向他伸出手。

        “最好能终生绑定。”高长恭也握住了她的手,弯起了好看的眉睫。

        她的手很小,掌上和指头上都是茧子,磨得人心热。

        可是她却狡黠地摇摇头,“你倒想得美!先过了试用期再说!”

        大陆架如此辽阔,还有很多时间写属于他们俩的传奇。

评论(33)
热度(95)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