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话bot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分析】小说中的一些细节分析(脑补)

给雾子打个长途!!!故事还在发展,也许以后就有糖了不是!(于是今天也盲目地企图喂食大噶恩怨交缠的港黑前师徒组)
感谢雾子授权转载,以后也一起多多开脑洞~

阿雾子:

突然想要重新看一遍原著的产物,有过度脑补和瞎唠嗑,全程是刀(稍微有点糖吧。需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偏向于森太cp向,仅供同好看着玩玩友好交流,请不要找我谈人生。顺便安利你们吃森太啊!!!

 

感谢佚三@aspriiin 陪我开脑洞!!里面一半都是佚三的脑洞!可以说是非常好吃了。下次再一起开脑洞吧!

 

好啦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原著里关于森和太宰直接面对面的交流实在是太少了,可以说是少得可怜了。漫画里的话双首领会面算是一次,第二卷小说里的话最后太宰去找森请求组织异能者部队援救织田作算一次。就主要来脑补一下后面的这个吧。啊重看一遍也觉得非常扎心。

 

首先来看太宰进首领办公室之前的一段吧。

 

太宰在走着。
步伐中没有任何踌躇,利落的步子就像要用脚跟将绒毯削下来一样。
太宰正走在位于繁华地带的黑手党总部大楼里。他独自乘上玻璃壁的直升电梯,按下最高层的按钮之后闭上了眼。
直升电梯到达目的地后,太宰张开眼。那双眼睛直盯着正前方尽头的办公室。
太宰收起下巴往前走。
站在办公室前魁梧的黑衣男子们无言地挡住了太宰的去路。两人都配着自动步枪。
“退下。”
太宰看都不看黑衣人们一眼,这样说道。身材几乎是太宰的两倍的守卫们为这一言而僵住了身体,像是被气势压倒般后退了一步。
太宰不等守卫们做出反应便推开办公室的门,毫不客气地走了进去。

 

这儿太宰没能阻止织田作所以转而去向森求救。从前面的描写到后面太宰进入办公室那种毫不客气的感觉,都表明这会儿太宰非常的着急,但有一个细节就是“太宰收起下巴往前走”

第一,我觉得这是一种习惯性的臣服,一瞬间气势就弱了下去的感觉。森和太宰的关系可以说是在上下级关系之上多了一点儿师生关系或者是监护人关系,虽然原著并没有提到这个监护人的问题,但是原理上森是太宰的导师的话应该也算是监护人的角色。然而这些关系中森肯定是最先注重上下级关系,并有意无意地压制太宰,从而使他形成了一种习惯性的小动作。这个时候太宰是直接闯进办公室的,但是之前还是先微微垂下了脑袋,这不就是在紧急时候大的礼仪规矩全丢了,习惯却丢不掉嘛!

第二,这时候太宰应该有一瞬间的犹豫和担忧,是一种理亏在先的不好开口。从后面来看也比较清楚。太宰肯定很少亲自去像森求救,内容还是为了救一个基层人员,森拒绝的可能性也非常的大。但是这件事他做不好了就只能去找森帮忙,就有一种优等生偶尔考砸了拿着成绩单要家长签字的感觉吧。

 

然后来看森的反应,相对于太宰火烧火燎的状况,森就显得非常的悠哉了。

 

“哎呀太宰君,你会主动来我办公室还真是稀罕啊。我让人去准备红茶吧,正好有原产北欧的高级茶叶送到了呢。配着糕点享用那味道简直一绝——”
“首领,”太宰打断他的话说:“您应该知道,我是为何而来的吧?”
鸥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做出微笑的表情注视着太宰。
间隔了一阵之后,鸥外回答:
“那是当然啦,太宰君。你有很紧急的事情吧?”
“正是。”

这时候太宰还不知道森设的那个局,倒是森对太宰的想法和行动都了如指掌。在我看来森就是悠哉悠哉地在等太宰来。真过分啊森先生。

 

“好吧。不管你要说什么我都会允许的。”鸥外这样说着,轻笑了一下。“既然是英才太宰君所考虑的事情,那必然不会有错。你无论何时都会为我和港口黑手党做出巨大贡献,希望今天也能是如此。”
太宰为这番意料之外的话语而沉默了。即便是太宰,与鸥外交谈也如同走在刀尖上一般。稍微走错一步便会被斩断手脚。

森一上来就是“你说什么我都会允许的”,一个天大的flag。而他后面所说的话其实也是已经将了太宰一军了,一开始便将太宰要说的话限定为“为我和港口黑手党做出巨大贡献”这一范围,这是什么?不就是赤裸裸地和太宰说,你要给我带来好消息啊,太宰就很难开口了。

 

太宰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说:
“那么您也能允许我为援助织田作而整编起干部级异能者的小队去进攻Mimic的总部了?”
“真是不错的切入点。”鸥外点头。“有时候把自己的真心话最先摆出来,反而能获得最大限度的交涉力量。好啊,我就同意吧。不过能先把理由说给我听听吗?”
太宰没有回避鸥外的视线,而是直直地盯了回去。在鸥外微微眯起的眼中,有着能望穿对方内心深处的睿智的色彩。那是与太宰曾经投向所有敌人、以及所有同伴所相同的目光。

有没有觉得这段话说的非常的轻飘飘,就好像只是口头答应一样,而且森的话语总给我一种他此刻依旧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在给学生上课,告诉他怎么样才是对的并且夸奖自己的学生“你说的很对,你做的很好”这样的。

而且这里明确说了太宰的目光和森的目光是相同的,这是当然的啊,太宰就是森教出来的啊。这个时候两个人之间其实已经有一点点硝烟味了。

森尚且有着港口黑手党要管理,但是太宰没有这样明确的目标,他对生存目标的欲望很薄弱。这就让我想起后面织田作对太宰的评价。“那家伙不过是太过聪明的孩子,只是独自被留在黑暗中,在远比我们看到的世界更加一无所有的虚无世界里,一味哭泣的孩子罢了。那家伙的头脑太好了,所以总是孤独的。”这就像是大人们惯常认为的,听话不哭的孩子不需要抱抱亲亲举高高。况且森也不像是会抱抱亲亲举高高的家长(。太宰大概从来没有被教导过如何像一个普通孩子一样哭泣吧,他无论置身何处,都不会是一个普通人的。就像朝雾老师说的那样,太宰度过的是一段危险的,不是青春而是“黑春”的岁月。

 

“太宰君,所谓的首领呢,就是屹立于组织顶点的同时也是整个组织的奴隶。若要让港口黑手党继续存活下去,就要将自身置于所有一切的污秽当中。消磨敌人的力量、最大限度发挥同伴的价值,只要是为了组织的生存与繁荣,在理论上可行的事情无论多么残酷也会去欣然执行。你明白我说的话吧?”

这一段一是说给太宰听的,已经算得上是森的解释和挽留了,但依旧给人一种说教的感觉,而且从后面来看森一直在强调自己的正确性(从森的角度来看确实是正确的)并且苦口婆心地告诉太宰“这是对的,你应该要这么做,你要留下来。”你们想想,如果真的不想让太宰走的话,何必这个时候把许可证拿出来,虽然以太宰的头脑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真相,但是不是这么早就知道,所以这个时候,或者说是更早,森其实就已经下定决心要赶走太宰了。而这种变相的驱逐里面也含着一点试探太宰的意思,明知道太宰会因此生气也要这么做的试探。

但是这么做的时候森也犹豫的吧,毕竟培养一个继承人也是很不容易的,或者说不管太宰有没有被当作继承人来对待,他给港黑带来的利益都是别人无法比拟的。所以森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劝说太宰,出于利益和师生情谊吧(大概吧。而且感觉这些话其实也是为了说服他自己,告诉自己这都是对的,就像是漫画里回忆起这段过往的时候他想的“我知道你会恨我,但我不会后悔”。

正如森所言,他确实成了整个组织的奴隶。

“你不可以去啊,太宰君。”鸥外开口挽留说:“你要留在这里。还是说,你有什么非要去他身边不可的合理的理由吗?”
“首领,我有两件事情想说。”太宰回过头,眯起眼看着鸥外。“第一,您不会对我开枪,也不会让部下对我开枪。”
“为什么呢?是因为你想要被杀死吗?”
“不,是因为这样做没有任何好处。”
鸥外笑了。“的确如此。但你不顾我的阻止执意要去他那里,这样也没什么好处吧?”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首领。确实不会有好处,我只为了一个理由。因为我们是朋友。那么,恕我失陪——”
部下们举起枪,将手指搭在扳机上。
太宰对此毫不在意,以散步般的步伐走向大门。
部下们将寻求指示的目光投向鸥外。
鸥外抱着手臂,只是微笑着目送太宰的背影,什么都没有说。
太宰穿过门上了走廊,终于连身影也看不到了。

 

如果说之前都是森占上风的话,这里可以说是太宰拼命扳回一局了。森对太宰非常了解的同时,太宰对森也很了解,漫画24话里太宰原话是这么说的,“森先生简直就是逻辑思维的化身,他能用公式般冷静的头脑来支配战局。”这句话读上去就感觉冷冰冰的不近人情,而漫画里有一个分镜,很明显太宰这个时候眸子很黑,大概是想起了很多在港黑的事情。而他本人其实在逻辑这方面学的很好了,但是还比不上森(毕竟是老油条,在确认森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的基础上他打出了感情牌,因为他知道理论和逻辑是赢不了的,而感情是森不会轻易拿出来的。

这里也像是太宰对森的一种反驳和反抗,就像是为了证明“我和你是不一样的,我为的不仅仅是利益”。这里可以联系小说开始的时候安吾以及织田和太宰关于兴趣的话题。

“说到兴趣。”太宰那残留着少年稚气的脸颊鼓了起来。“西洋棋和围棋太简单了,一点都不有趣,其他还有什么?”

说及兴趣太宰最先想到的是西洋棋和围棋,真是单调的童年生活啊。估计大部分都是和森玩的吧,不管战局怎么样,至少看得出来太宰已经玩厌了,这也算的上是一种对森的反抗吧,那种孩子气的“我就不”。而且鼓起脸颊,是多么孩子气的表现啊!超可爱了。

但是这种孩子气是不会在森面前出现的(惆怅。

 

 

 

 

至此为止我们来对比一下小说三段之中两个人的动作和神态。

 

森:

鸥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做出微笑的表情注视着太宰。
鸥外以和刚才完全不变的姿势,面对太宰微笑着。

鸥外抱着手臂,只是微笑着目送太宰的背影,什么都没有说。

太宰:

太宰想要回答,但却找不出回答的话语。

太宰的脑中有什么东西在激烈地转动着、闪烁着。那些东西渐渐化作物理上的震动,令太宰头皮发麻。
“是这样啊……”太宰咬着牙说出这句话,面庞变得毫无血色。“是这么一回事啊——”
太宰转过身,将后背对向了鸥外。
太宰对此毫不在意,以散步般的步伐走向大门。

这么鲜明的对比!我都不用再说什么了。森真的是个老狐狸啊,不管他内心是什么样的,他自始至终表现出来的就只不过是微笑而已。而太宰从信任到发现自己被骗再到离开,最终他也终于成了和森一样的居心叵测的人。无论是森还是太宰都非常地让人心疼啊。就像佚三说的那样,“他培养你是真心的,但他卖了你也是真心的。”人在家中坐,刀从天上来啊。

 

接下来就来看一下事件结束以后,小说的结尾部分的一些内容吧。给我一种非常的寂寞的氛围。

 

站在一旁的部下说道:
“首领,干部太宰大人至今已有两周未能取得联络了。差不多需要为决定下任干部而召开五大干部会议……”
“是啊……说的也是呢。”
鸥外用一种怎样都好的态度回答道,之后开始折起手中的纸。
“不必召开干部会议。太宰君的位置就那样空着吧。”

 

森没有决定下任干部是为什么,我觉得首先这个时候事情才刚解决,港黑的损失其实也是挺大的,失去了一个情报员,一个干部以及许多有力的部下,港黑旗下的企业也受到了创伤。谁能胜任这个干部的职位?太宰走了以后,就原作出现的那些角色来看,红叶并没有接受的打算,她最多算一个帮助者或是监察者的身份,而中也是武斗派,城府不深,加上干部A又已经死了(没死也不会让他继承的别做梦了。还有一个干部是谁不知道。其实港黑负责部署的头脑派真的就只剩下一个森的,是真正的后继无人。真可怜啊森先生,养了几年的继承人说没就没

另外有没有觉得这有点像是分手以后原模原样保留了一些东西不想去触碰,就是那种“算了,就这样吧”,就像是专门留给太宰的位置一样。

 

这就联想到漫画里森邀请太宰回来做干部的内容了,不过性质不一样,森永远是那个忠于合理性的人,他邀请太宰回来明显是带一点调戏意思的,24话的结尾太宰听到这个邀请的时候明显是非常惊讶的。一副被前男友调戏了的样子。

 

鸥外望着堆在桌上的报告书。
即使将这上面所记录的损失金额、以及所失去的有能力的部下们全部合计起来,组织所收获的利益要弥补这些也绰绰有余。包括太宰的失踪也已算入其中。一切都以理论上所能预想的最佳结果收场了,正如所计划的那样。

 

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我想来想去,除了一纸许可证,森先生你还得到了什么吗?没了啊除了许可证就没了啊!森总是在强调“理论上”,而且他也从未为他的理论后悔过,那么相对的,实际上呢?如果理论上是一百分的话,也许实际上只能算是勉强的及格分。因为实际惨杂了太多的人际关系和个人感情。而剖除感情仅仅遵从于理论的实际就会显得不近人情。

 

鸥外将纸张叠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纸飞机,一手托着腮将它抛了出去。
变形的纸飞机只飞出去了一点点便开始下落,之后掉在地板上。
“要变得无聊起来了啊……”

 

这里就显得森很孩子气了,得到了许可证,失去了自己的得意干部以后的日子被冠之以“无聊”的头衔,其实他还是很器重太宰的,太宰总可以给他带来意料之外的惊喜,也许这两个人之间偶尔还是会有一些温馨的场面的吧。不过感觉森总的还是怀揣着一种“恶趣味”来打探太宰的内心,如果说织田作和安吾理解太宰的孤独而没有介入的话,那么森便是造成了太宰孤独的气氛并在远处观望任其发展的那个人。鸥外先生,你也是很孤独的啊。

 

 

最后我们来看一看前面森委托给织田作任务的时候对太宰的评价。

 

 

“历来最年轻的干部的头衔,不是靠花哨或是特立独行就能得到的,组织内的同事把他当作异类,不过我认为太宰君的实力远远超出许多,再过四,五年他就会杀了我,坐上首领的位置。”

 

这段话其实有点微妙,虽然港黑这种地方确实是有能力者居先,但哪个上位者会不担心有人篡权谋位的?就算是森其实内心还是有一点担忧的,这可能也是促使他赶走太宰的原因之一。他和织田作说这样的话也稍微有点自嘲的意思。再者如果织田作告诉了太宰的话,那么某种意义上这或许也能算是警告了。

但是从字面上理解的话这段话就是很坦白地在夸奖太宰啊,这就是对太宰的承认。至于为什么要和织田作说,可以参考太宰夸芥川的时候。该说不愧是师生么?你们咋在这方面这么统一啊?!当面表扬一下会死啊?(大概会吧

织田作:以后这种大消息能不能别和我说,会折寿的。

 

 

 

总的来说森太这对cp如果是立足原作世界观的话实在是无法写出那些甜腻腻的场面。他们之间无时不刻都充斥着对立和猜测,尽管如此,太宰治依旧无法否认,港黑是他的出身地,是他无法再回头远望的故乡,而森则成了他永远无法与之相互理解的人,一个不适合任何带有温情色彩的角色。

他们之间隔着几个人的生死和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呜呜呜心都扎烂了。忙活了一天终于把这个写完啦,啊写分析(脑洞)好难啊,本来想要再写一写漫画里的细节的,嗯如果有人要看我脑补瞎唠嗑的话下次再抽空写吧。非常非常欢迎和我一起来脑补瞎唠嗑!!!

另外,除佚三以外,都不开放转载,谢谢各位。
 

 


评论
热度(189)
©梦话b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