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深夜美食博主突然重出江湖•烧烤

1个我流信东,沿用先前的现代paro,极短。

        红灯罩下三排各式肉串待烤,韩信端个盘子逡巡一番终于眼睛一亮,找到心爱的鸡脚筋。“太一吃不吃这个?”

        觉得自己显然来错地方的东皇太一站在暗处摇头,指指他盘中十余串花色不同的红肉皱起眉,“大晚上的吃这么多。”

        “吃嘛!”青年人顾左右而言他,在灯下晃那烤串,“好吃的。”

        “不吃。”东皇抱着手度到对面砂锅粥摊前,“要个粥,少盐。”

        那好,不吃全归我。刚烤好的鸡脚筋软糯脆香齐备,重盐重辣翻滚于舌尖,能瞬间撩动所有味蕾齐唱哈利路亚。既然你不懂,那就都归我啦!韩信与老板相熟,轻车熟路地插了个队,捏着号牌坐在矮桌前,手拢进袖口交握两臂,打个激灵听烤架上肉串滋滋唱史诗。

        确实格格不入。呢子大衣巴宝莉围巾鞋头锃亮,戴一副麂子皮手套垂首安详翻阅手机,下一秒本该优雅招手“taxi!”后闪身进追逐资本流动的人,硬被按在破破烂烂一辆小车前等个少盐的砂锅粥,谁知道来之前肚子里装的是什么闻所未闻的高端料理。端的是八百分不情愿却还是体贴地陪了,韩信余光瞥他呼出的白气和湿红的鼻尖,偷笑,旋又安好座椅打扫好桌面,等他端着那锅寡淡的牡蛎粥落座。

        “真不吃?”

        “我不吃,你要吃饱。”他无奈地露出个笑,砂锅粥的热气熏在金丝边眼镜上打湿睫毛纤维,笑起来的时候就显得分外纤长,“簌簌”扫上心头波澜不惊。

        韩信多看了一会儿,东皇见他愣,调转勺柄递给他,“要吃吗?”

        “我不吃,你要吃饱。”他却一本正经将原话奉还,狭长眼角挑一段狭促的笑意。

tbc

@Clonidine 晚安。

评论(7)
热度(29)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