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深夜美食博主突然重出江湖•鱼豆腐

售后一下木蝉,互攻,学paro。

        “我要吃鱼豆腐格格格格格格格……”

       貂蝉推开自习教室卷进一阵透骨冷风,寂静的自习教室里可闻电流通过氖气管时的杂音。花木兰努力想压低声音,而上牙打下牙的声音实在太大,貂蝉赶紧比个“ok”的手势,花木兰把课本往书包里胡乱一塞,笔撒了一书包,逃难似缩着肩,三步并两步跟在貂蝉大衣后离开了教学楼。

        太冷了,不得不放下往常高高束起的马尾拢住脖颈,白日里穿个法兰绒衬衣倒是刚好,冬日暖阳把人晒成蓬松温暖的金色毛球,入夜便被如刀寒风薅走所有毛绒绒,只剩单薄一层布料贴着后背,木兰觉得自己几乎要冻的睡着,暗啐自己大意。

        貂蝉见她一刻不停地抖抖抖,如同失了威风的小公鸡,虽然想笑终究于心不忍,把厚厚的毛织围巾取下来围在她脖子上。

        “呀,你不冷?”围巾簇拥着木兰一张皮肤被冻得薄而透红的脸,眼睛发亮鼻尖通红,像个楚楚可怜的小精灵。“我当然不冷,我身体不好,哪儿敢像你这样有勇气。”

        “白天暖和嘛。”她举起通红的指尖哈气,白气在指腹上留下一层阴冷的潮意,“谁知道夜里降这么多温,猝不及防。”

        “亏你也是西北姑娘!”貂蝉拉过她手包在手心里,木兰大惊小怪,“你也太暖了吧!”

        “你看看你,平时就痛经,还不注意保暖,隔两天又得我给你打掩护。”

        “我会啦我会啦!”任她批斗下去还得了,肚子赶紧“咕噜”一响转移话题,“我要吃鱼豆腐,你吃不啦?”
“我不饿,不吃。”走进食堂里水蒸气裹挟冷牛油形成一种油腻的潮气,貂蝉皱皱眉,“快买了回宿舍,一会儿没水用。”

        她裹着大衣拣个坐翘起二郎腿赶人快去买,木兰点了单左顾右盼,看见卖粥的窗口还开着,便拿了袋牛奶请这唯一一个有微波炉的窗口加热了一下。

        “你的牛奶。”貂蝉夜里惊醒,入睡也困难,需一袋热牛奶辅助睡眠。貂蝉接过袋子捧着冲木兰一笑,“明天多穿点。”

        “我知道啦……”花木兰站在窗口看阿姨从滚油里捞出膨胀数倍的鱼豆腐,表皮炸成焦糖色,夹开内里却仍是白嫩细腻,“要麻辣的!”甚是兴高采烈地指着调料瓶,“吃点花椒预防感冒。”

       “蝉蝉,不吃?”她手捧一袋麻辣鲜香的鱼豆腐往貂蝉面前一晃,“一块儿又不会长痘,天冷,多吃点。”

        貂蝉被她晃得心动,“那就吃一块。”

        “一块怎么够,再吃点。”

        从食堂到宿舍,风来不及吹冷那袋鱼豆腐就被两人一人一块吃没了。

        “哎呀活过来了活过来了!”木兰嘴唇被辣得通红,那红色倒比别的什么口红色号都好看,“明天还吃!”

        “明天我可不上你当,纯作陪!”

        “那可说不准。”

tbc

评论(2)
热度(16)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