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话bot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深夜美食博主突然重出江湖•重庆火锅

今天是双兰,作家高长恭×编辑木兰,超短,信息量略大。
是这样原本我想写米酒汤圆的写着写着变成了火锅……以后还要再写一次药鱼的火锅,何不四人拼个九宫格!(你
关于方言:好像重庆方言和四川方言和昭通方言区别挺大的,我就地取材参考的是昭通方言,请重庆小伙伴轻点打(跑
以上。

        木兰第一次上门取稿的时候高长恭告诉她“我住在三楼”,而木兰敲开门发现那是一个粥铺的后门,她与老板娘面面相觑,最后那个站在铺子前的年轻男人抬起头来慢悠悠说,“哦,找我的。”正是那个用着中二笔名的宅男作家,笑也不会笑,说话也很少,木兰背着包越过胖老板娘肩头看高长恭熟门熟路挑两个包子,捡了袋豆浆。

        “我是你的责任编辑花木兰。”

        “老板娘给她打杯米酒汤圆。”高长恭不曾搭理她,只是付了钱转头就走了。老板娘把封好杯的米酒汤圆递到木兰手里,“小姑娘小心烫!”

        “他,他到底住哪儿?”

        “陆楼嘛!”

        “他跟我说住三楼!”

        “哈哈哈哈他怕晓不得这栋楼到底有好高得,我开铺子弄多年也没见他克过别处哪儿!”

        花木兰“噔噔噔”往上爬,山城潮潮的冬天和故乡大风夹杂冰碴子的冬天大相径庭,饶是裹了最冷的时候才会穿的袄子仍觉得寒流无处不在,那男人虚掩着门,一推进去,便是一地乱糟糟的稿纸,摊开的大部头和幽幽发光的电脑屏幕,在厚重的天幕下让人烦躁而压抑。

        高长恭跟她说“你坐,还有一点儿,随便看看。”

        木兰坐在沙发上看他的《西医内科学》,故意把吸管吸得“哗哗”响,不成想此人报复,竟在文稿里写猪拱流食“哗哗”震天响,木兰大笔一挥,整段删除。

        就这样过了三年。

        木兰在那间熟悉逼仄的房间里以为自己在幻觉中听到了轮船鸣笛的声音,沿着枯水的长江日行万里,问高长恭是否确有其事,他闷声不响“噼噼啪啪”敲键盘,木兰也就懒得追问。他拔下U盘后却说,“你跟我来”,带着木兰上了顶楼的天台,竟然真的可以看到长江,看到货轮,不过稀稀拉拉,毕竟是冬季。

        “老板娘说你从来不下楼。”木兰笑了起来,“原来是不需要下楼。”

        “她白天不开门,自然不知道我还会在德庄定位子。”

        “哈哈哈哈哈哈高长恭,原来你还会开玩笑!”

        此时的高长恭穿着周杰伦mv里的同款黑色毛衣,看起来分外地酷和经冻,而木兰知道其实他穿了三件保暖内衣在下面,她在他床另一侧醒来时不小心瞥到了。

        又是几年以后的冬天,高长恭这一年的连载结束了,请木兰去德庄,一人三瓶牛奶,木兰“咕噜噜”一面喝一面从长恭筷子下抢牛肚,长恭一言不发把莴苣片捞个干净。木兰辣得眼睛都红了,在鼎沸的人声,鼎沸的汤底中间像只红眼的兔子,仗着牛奶醉人,花椒麻痹,她问他,“你喜不喜欢我?”

        高长恭捞完了锅底要煮化的海带,末了安稳地招呼服务员,“加一盘黄喉,还来一盘肥牛。”

        “这还差不多。”木兰捧脸一笑,左手无名指上戒指正在雾气里闪闪发亮。

        “孕妇嘛,能吃很正常的~”

fin.

评论(22)
热度(48)
©梦话b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