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大斩肉

吊个汤上屉蒸半天,午后一觉醒来煮两叶雪菜并豆腐丝。


自拆逆龟速更新选手,会推荐与博文拆逆的内容,谨慎关注。
我在努力增厚我的lof,也不介意各位翻穿它。


佚三|蒲深,你好哇。
我已经决定吃喜欢的东西,过短命的人生了。
愿与君共勉。

深夜美食博主突然重出江湖•泡面

cp:给老术 @东碱酉延 的体育老师云×数学老师亮,试图安利,好食来农药玩啊哥。
写的不好轻点打我。
比我想的长了一倍,给自己鼓掌。
请假到11.3,赶本子。
以上。

        赵云洗完澡,擦着湿漉漉的褐色短发调电热水器,一不留神多在水下待了一会儿,水温就不够了。

        诸葛回家来的时候拎着个黑色的不织布口袋,里头一大本密封好的试卷,牛皮纸封面略微回潮,因为百忙之中忘记带伞,被诸葛老师抱在怀里顶了一路软冰碎雨。赵云开门接下他手里的包,顺势就烧个水让他先洗澡,可是诸葛摇摇头露出苦笑,“期中考的卷子,明天就要讲。”

        “我可以帮你批。”

        “谢谢,不如明天把你的课让给我吧。”

        赵云两手赶忙一推把诸葛的提议推开了,“您辛苦了。”

        此后诸葛扎进书房,甚至腾不出空像往常一样让他把直播的声音关小一点。

        赵云好伤心,看到WE还是输了比赛,一想到鸟巢之战将是korean team之间的比赛,心里真是什么成语都涌了上来。

        “亮啊……输了我靠。”他靠在书房边没精打采。

        “出去。”乞求共鸣却被无情拒绝了。赵云倍感泄气,回客厅闷声不响举哑铃,个中滋味不表。

        家里金毛善解人意,乖巧伏在沙发上陪伴主人健身,赵云练完坐回沙发揉狗头,乖狗用湿漉漉的鼻尖蹭他手掌心,黑黝黝大眼睛无比温驯地看着赵云。一开始还觉得分外治愈,越顺毛越觉得不对劲,把狗赶下沙发,好家伙,原是闯了祸,踩了一沙发泥爪子印。

        难怪,平时在家里都不招狗待见,今天如此殷勤,正应了无事献殷勤……反正不是非常喜欢你。

        诸葛待狗一向温柔,待赵云却是不留神就是不咸不淡地一爪,你说怎么成精的金毛和没成精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赵云拆下沙发罩塞进洗衣机发现不会用,习惯性伸头就喊,“亮啊,洗衣机怎么调?”

        “你打开洗漱台第二层的柜子。”远处传来诸葛飘渺的回音,赵云奇,原来洗衣机水龙头藏这么高,没想到打开柜子一看,竟是洗衣机说明书。

        唉,说着呢猫爪子就糊上来了。赵云与狗对视片刻,狗甩甩尾巴,赵云拍了拍狗头。

        随后赵云洗了个澡出来,发现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他一面擦头发一面倚在门口看诸葛的背影。这个背影很熟悉,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是这样,腰背端得笔直,肩膀柔和,左手平铺按着纸页,右手握笔刷刷写字如入无人之境。大概就是有这样的安静和定力才能领会数理逻辑的魅力,他赵云不行,他要风吹日晒,日光灯的照耀满足不了他成长。

        可是终归太辛苦。年纪轻轻就带重点班,高二的孩子心思最多,大多也不服气年轻老师,何况还是这样一个斯斯文文戴副眼镜的年轻数学老师。赵云原是省队运动员,有实力选上国家队,最后却摇摇头放弃了,来到高中任教,也是抱着分担的一厢情愿。有时候也会觉得一心扑在教学任务上的诸葛并不像恋爱时候那样可爱,更多的时间分配给了学生,金毛虽是傻狗,可是不代表不会觉得冷。

        赵云有时候也会问自己,这样被陪在诸葛身边。被恋人不停抢课的高中体育老师生涯是不是就是他理想中的生活?

        “想什么呢?”诸葛走到他面前晃了晃手。

        “你……你改完了?”

        “还多着呢,饿了,歇会儿。”

        “给你煮个面那。”

        赵云煮的泡面是一绝。找出小锅倒了半锅牛奶进去煮沸,另一边平底锅上黄油“滋滋”作响,牛奶甫一沸腾赵云就将面和调料下了进去,用筷子搅散中火煮着,另一边则敲了一个绿壳蛋进去,他摇晃着平底锅让油均匀地接触到蛋清,蛋清遇油迅速膨胀起来包裹起蛋黄,堪堪荷包赵云一颠那锅,把蛋翻了个面,那正是他的拿手好戏,溏心荷包蛋最拿窍的关节。诸葛站在一旁微微笑着,呼吸平静深长,他喜欢看赵云做菜,看他刀法,看他颠勺,看他勾芡出锅,看他完事之后自豪而羞涩地一笑,说“好了,吃饭。”

        不想当厨子的体育老师不是好的运动员,不论多少次坐到圆桌前诸葛都是这么想的,这一碗面虽是泡面,汤汁奶白咸香,上面卧的蛋更是一绝,筷子轻轻一戳流出金黄色蛋液,瞬间令人食指大动。天晚了故而开的低亮度餐厅灯,一碗加蛋海鲜面硬吃出一种烛光晚餐的氛围,诸葛不说穿,只是问赵云lpl的事,体贴地揭过工作不谈。

        他喜欢教师这一行,并不觉得自己被埋没,数学研究对科研条件也没那么苛刻的要求,可是赵云是良驹,本该去更好的舞台,他为了陪自己付出太多,这不公平。他常常能看到赵云若有所思的眼神,却又事事都以温暖的微笑揭过去,诸葛亮有些心痛,有些生气,时不时就想挠他一爪子。

        恋人之间应当互相成就。

        赵云吃得快,把筷子一横看诸葛慢条斯理吃,大厨遇食客,如伯牙遇钟子期,人生幸事。他吸得慢条斯理,赵云便能腾出空继续想心事。赵云其实想的不多,做决定也果断,何况这个想法不是一天两天,早就在他脑子里生根发芽,不过是一旦碰到软肋,还是会犹豫。
尽管这个决定对他而言绝对的有利无弊,他也并非舍不下温柔乡的人,而诸葛也不会阻止。只不过……他看看他眼角眉梢的倦意,觉得今天暂且先按下不说为好。

        “诶洗衣机里是不是洗了东西?”

        赵云一拍大腿,忘了晒了,捂了好几个小时了。

        他在封闭阳台上抖开了沙发套,诸葛洗了碗顺好位,窗外循序渐进下起了雨。

        “赶紧批完,睡个好觉。”

        “好。”

fin.

评论(14)
热度(49)
©葵花大斩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