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大斩肉

吊个汤上屉蒸半天,午后一觉醒来煮两叶雪菜并豆腐丝。


自拆逆龟速更新选手,会推荐与博文拆逆的内容,谨慎关注。
我在努力增厚我的lof,也不介意各位翻穿它。


佚三|蒲深,你好哇。
我已经决定吃喜欢的东西,过短命的人生了。
愿与君共勉。

1个很短的烈白粮食向

        李白初进长安正是发榜时,全城的热闹都在杏园,新科状元名叫苏烈,曲水流觞宴上坐得四平八稳。女帝听了狄仁杰的汇报反而对他赞赏有加,也不顾治安官眉间耸起山川沟壑,特把人宣到了宴上。


        “若有好酒那便却之不恭。”


        宴间大部分都是斯文柔弱的读书人,不曾见过无鞘的剑,也不敢信有惊世之才不愿为江山社稷所用。在一片默契的尴尬中李白百无聊赖地吃花生,此时新科状元突然向他祝酒,“太白兄文武双绝,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哪里哪里。”李白客客气气又潦潦草草地应了。


        “酒余可否请剑仙指点一二,苏某愚钝,武艺迟迟不肯再进一步。”


        李白眼前一亮,席间文人亦皆对苏烈刮目相看。


        “还请状元郎不吝赐教。”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


        然而李白来长安不过是路过,他所追求的一直都是剑道和诗意,那宏伟的机关道,繁华的商业街,暗潮汹涌的政事于他何干,有人天生适合在政坛扬名立万,以一已之力为万世开太平,有人则应在乡野星原下与剑与酒为伴,追求人与意的和鸣。


        “我要去那儿,西域,我要回家。”临行前夜李白用剑指向了西方。那儿褪去了水草丰茂,黄沙涡流中生存着远远强于人类的魔种和魔道。李白是人类,故乡却是这魔道盛行的西域,以脆弱的人类肉身登上了人类世界的巅峰,他将要回家去,在自己出生的地方,战胜孕育他的力量。


        他们坐在朱雀门楼上喝酒,实际上两人酒量皆是平平,不多时便醉倒了。苏烈比往常要激越得多,说了很多话,一改往日敦厚沉稳的性格。他将目光投向李白剑指的方向,那边有固若金汤的长城,以铁甲精兵捍卫着大唐的荣耀,近年来战事渐平,边市兴起,碍于上峰没有指示,一直处于违禁状态,只得偷偷摸摸地展开。


        “太白有所不知,苏某毕生心愿就是能为国戍边。”苏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边疆安定,少不得开边市互惠互利,也能保边城百姓生活安定,只是女王陛下迟迟未做决断,促成此事……舍我其谁。”


        “你一介新科状元,好好的京城不待,”李白摇晃着杯中的满月轻轻嗤笑,“偏偏要往黄沙里钻。”


        “功名利禄如何能与以身饲道相提并论。”苏烈正坐朗声道。


        闻言李白莞尔一笑,“是我唐突了!我自罚一杯!”


        道。


        苏烈之道为求和平与安定,为人为民,唯独不为自己,和他李白天壤之别,他自己不为人亦不为己,他无道,只求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苏烈听得懂他的诗,也接得下他的剑,交朋友,这足够了。


        “满月之夜,却硬拉着你喝离别酒。”李白将杯子和他一碰,“可不要怪我。”


        闻言苏烈哈哈大笑,“那太白要应我,下次满月,一醉方休!”


        那便一醉方休!


        李白喝空了杯子向空中一掷,催动指尖剑气击破那小小的陶盅,齑粉飞扬在空中正恰如一轮皎月。然后再没说任何话便踏上墙头飞掠而去,直冲西方赴那下一次满月共饮的约定。


fin.

评论(1)
热度(41)
©葵花大斩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