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深夜美食博主突然重出江湖•三鲜馄饨

又名“秦缓原来你还有五百万的隐藏流量吗!”
cp:药鱼,沿用娱乐圈paro,关爱忙内小鲁班,有轻微墨鲁。
立冬节气到,(但是我迟到了,对不起),早晚出门注意保暖。
深夜祸害 @Clonidine
以上。

        庄周在食堂遇上独自一个人吃饭的墨翟,正盯着屏幕哗哗扒拉蛋炒饭,庄周把餐盘往桌前一搁,“老墨看啥呢?”

        “啊?秦缓没跟你说啊?”墨翟惊讶地将手机调转过来,“他们在参加一个真人秀不是,‘国民boys的一日生活’,正在直播呢。”

        “说过吧……”庄周把蒸蛋捣开和米饭拌匀,偏头想了想,“我忘了。”

        墨翟咋舌,“你这人好心大。”又将手机转了回去,他声音开的不大,但还是能听到鲁班在大喊着“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怎么就学不会啦!诶诶诶!哇!你们抬饭小心一点啊!”

        “诶诶诶!你快起开,还站路中间打游戏!”刚刚端菜过去的人是高渐离,“快点去洗手,是不是还小啊你!”

        “等会儿~就一会儿了~”鲁班的声音嘟嘟囔囔地走远了,墨翟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正看到庄周一脸玩味的微笑,便知道自己的脸上大概是一副滑稽的苦笑,于是清了清嗓,“那什么,他们吃饭了,下播了。”

        “下午有空,我也看会儿。”庄周也不点破,将话题轻轻揭过。

        “下播了?”庄周发来了一条消息,确认所有摄像头已经关了之后,秦缓回了个电话。

        “你在看吗?”

        “听老墨说了才想起来。”

        “下午有课吗?”

        “没有,去实验室转了一圈就回家了。”

        “嗯,好好休息。”

        “我去注册个‘秦缓头号粉头头’的ID给你刷一波火箭?”

        秦缓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轻笑了出来,“别闹。”

        “看不上啊?”庄周故意逗他。

        “浪费钱。”

        “那就是看不上了。”

        远处工作人员在喊秦缓的名字,下午要开播了,于是他妥协,“别起这么吓人的名字。”

        多也腻歪不上了,庄周挂了电话往床上一倒,竟然直接就睡到了晚上十点。

        “今天晚上阿缓说给咱们包三鲜馄饨做夜宵,听说这招是专门为了哄鱼老师学的。”高渐离拿着手机往厨房里钻,夜间粉丝更多,于是还特地开了互动环节,高渐离看着弹幕,挑了一条,“诶,这个问的有趣。阿缓,有人问你以前熬夜做实验的时候是不是拿烧杯给鱼老师煮馄饨?”

        秦缓把虾仁和黑木耳剁茸了,打了三个鸡蛋,将先前几样配料和肉末拌匀,并不搭理高渐离。高渐离“啧”了一声,“配合工作老哥!”

        秦缓无奈地撇过脸正视镜头,“煮啊,他可能吃了,一烧杯怎么煮的下。”

        庄周登上猫牙时看到的正是秦缓的脸,没有任何修饰的干干净净的秦缓的脸。他甚少真容出镜,大概是剧组要求务必还原真实生活,无奈秦缓只好把轻易不取下的口罩取了下来。

        “好家伙,你露个脸,直播间瞬间涌进五百万的流量,真没看出来原来自带这么多隐形流量。”庄周揉着乱糟糟的头发盘腿往电脑前一坐,在黑暗的房间里皱着眉看恋人在镜头里包馄饨。原来他们替出差在外的导师跟实验进度,庄周守着煮麻黄,秦缓在隔壁养小白鼠,有时候需要取低温的载玻片,就跑到庄周的实验室里取。其实实验室很不卫生,但是饿起来谁拦得住,庄周一拍脑袋,还想留下一段浪漫主义轶事,两人便偷偷买一叠馄饨皮包二十来个垫上一垫。一开始确实是用烧杯煮,被打扫实验室的学妹发现底黑了,就换成干净的小锅,那边药香四溢,这边猪肉韭菜香四溢,强强相搏,把夹在中间的人熏得欲仙欲死,于是这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偷煮馄饨活动只做了两三次便终止了。想来皆是少时调皮捣蛋之举,现在回望非但没觉得“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只觉得“我懵懂无知太年少”,都是少年时候的扯淡想法。而且当年秦缓包馄饨哪儿能包现在这么好啊,煮好了大多都是散的,水煮肉末,缺盐少味,都是将就。

        庄周一面吐槽一面觉得肚子饿了,想起冰箱里还有他上回回家下厨时包好的馄饨,将手机上的直播打开,趿着拖鞋便去冰箱里一翻,果然找到一盘放得整整齐齐生得玉雪可爱的馄饨。

        鲁班打腻了游戏终于晓得饿了,挤进厨房围观秦缓包馄饨。馄饨大江南北皆有,名字就有馄饨、抄手、云吞、清汤等等花样,更不提还有元宝、莲花、金鱼、飞燕、绉纱等等花色。秦缓想了想,将皮平放在手中,夹取少量馅料放在正中,沿对角线将馄饨皮对折,中指一抬将馅抬起顺势将两角叠合捏紧,过程行云流水,看得人赏心悦目。

        “老秦多放点馅啊!”鲁班嫌秦缓小气,自己拿皮包,只见弹幕中突然有规律地刷起了“快把他架出厨房!”,鲁班瞥见气的大喊,“你们怎么能因为上回我不小心把可乐鸡翅做坏了就把我赶出厨房呢黑粉们!”

        “你那个哪儿是煮坏,锅都通了。”高渐离轻描淡写地补刀,鲁班顺利地馄饨给捏爆了。

        “哈哈哈哈哈上回煮通锅的视频指路av999299。”庄周的眼睛敏锐地捕捉到这条弹幕,于是退出去笑嘻嘻地补完了,正好锅里紫菜汤煮开,把馄饨下进汤里调回直播。

       租用别墅厨房里的装备相比家里而言简陋得多,只有速食紫菜汤,遂用清水煮馄饨,碗里泡上速食汤等馄饨熟。馄饨在水中浮沉翻腾,逐渐变得透明,将粉白的内里一点点透了出来,带着面香的清澈水汽在狭小的厨房中腾腾上泛,雾花渐渐爬满了旁边的小窗。厨房暖光灯下秦缓不时地搅动着锅里的馄饨,突然开口说,“今天是立冬,本来应该煮羊肉的。”

        “补阳。”高渐离了然地点头,“老中医不忘本嘛。”

        “没,只是想起上回好像屯了点羊肉馅的馄饨在厨房里。”

        “又开始虐狗了我的天!溜了溜了。”鲁班一耸肩溜出了厨房,帮了一圈倒忙筋疲力尽还要遭受精神摧残也太不人道。

        庄周搅了搅锅里的馄饨,觉得背后仿佛有五百万小姑娘正盯着他面前的锅。小鹊说的应该就是这些,上回特意包了却没说是什么馅的,原来是特意准备冬天吃的,此情此景如此巧合让人不得不怀疑是有意安排。

        “哎哟这人。”

        秦缓将馄饨捞出锅分到各碗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献丑。”

        “天啊这个虚伪的男人又想骗我们夸他!”

        “请别这样,我们看都看饱了。”

        “还能说啥呢我的美食主播,给你刷飞机就是了!”

        弹幕又是一片沸腾,庄周把馄饨出了锅,突然想起自己先前答应刷个火箭,眼看要下播了,各式飞机火箭轮番上阵,高渐离念不过来,笼统说了一句,“谢谢大家的礼物啊!”

        念不过来,但是不能耍赖。庄周想了想,起了个ID。

        秦缓将厨具归位也凑过去看礼物,正巧看到一个名叫“不错馄饨没破皮”的观众刷了一个火箭,突然会心一笑,也没言语。

        桌前庄周见他一笑,自己也笑了笑,靠在抽油烟机旁就着暗暗的橙光咬开了汁水四溢的馄饨。

fin.

评论(5)
热度(65)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