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大斩肉

吊个汤上屉蒸半天,午后一觉醒来煮两叶雪菜并豆腐丝。


自拆逆龟速更新选手,会推荐与博文拆逆的内容,谨慎关注。
我在努力增厚我的lof,也不介意各位翻穿它。


佚三|蒲深,你好哇。
我已经决定吃喜欢的东西,过短命的人生了。
愿与君共勉。

1个maybe医疗行业人士才能get的药鱼段子

双医生设,我流老实人鹊和皮皮鲲。1个短小嘴炮。
我滴病生老师几乎是我流皮皮鲲本鲲了,总是源源不断供梗(好好听课啊!)。这世上怎么有像他一样这么皮(可爱)的人啊,病生上完了,好舍不得啊——

秦缓在玄关套鞋,整理好围巾见庄周仍坐在桌旁与碗中没人搭理的椒盐鸭头对视如入无人之境,便喊了他一声。

“诶,有什么事要出门?”庄周惊讶。

秦缓一愣,“散步啊,不是天天都去。”

闻言庄周摆手,“太冷了太冷了,别动了。”

又犯懒了。

“饭后百步走——”

“不走。”

秦缓向来说不过他,直接走过来要拉,庄周心下一动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便拈一支筷子敲敲碗,“我突然有个学术问题要和你讨论。”

“路上说。”

“哎呀也就是小问题,说完再去。”

秦缓叹口气,“说。”

“你说人运动的时候是交感神经兴奋还是副交感神经兴奋。”

“交感神经。”

“对,”庄周把碗沿敲得丁零当啷响,“那交感神经兴奋的时候血流分布是集中在消化系统还是运动系统?”

来者不善。秦缓心下警铃大作,那碗的响声可以说十万二分地得意,庄周抬眼露出一排细白牙齿嬉笑,“秦医生,专业不过关?”

“是肌肉供血多。”秦缓抱臂摇头朝天一哂,配合套牢。

“是嘛!”庄周给即兴的幽默曲落上个清脆的高音作结尾振振有词,“你看你这一动,消化系统供血就不足了,不利于消化啊,快,你快坐下来。”

“皮。”秦缓点他额头,“少废话,快点儿。”

“小鹊啊——你罔顾科学事实有没有专业素养!”

而秦缓转头回玄关拎来庄周的鞋,故作冷脸地蹲下捏住了庄周的脚腕。

“哎呀哎呀!”庄周大呼小叫,嫌暖气开太暖,吹得脸热,回头暖气费少不了,却也笑眯眯看秦缓给他系上鞋带。那手本身生得就不一般好看,打的结还很好看,而且手的主人还跟他姓,庄周得意极了,以至于觉得出去吹冷风走上一圈也是值得的。

fin.

评论(11)
热度(40)
©葵花大斩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