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深夜摸个片段,阿离第一人称。
雪夜里的屋顶三人组(李白,李元芳,公孙离),出任务搞事情多加衣物呢~

这一夜初雪落下,细雪斜织模糊了天际的圆月,不知怎的,是因为天阴吗?月亮暗暗染着红色。街道被寒风一卷忽的寂静萧索,暴露在外的手指冻的僵直发痛,微蹙眉却不动声色地潜伏于阴暗之中等候时机。

长安的夜色中常常不止一个浮动的人影,隔几重雕梁画栋,目力所能及的最远处有一个矫健的黑影一闪而过。轮廓熟悉一时却无法忆起。细雪落在肩上积成轻寒,体温融化些许反而成了冰匕缓缓扎入肩胛,思绪骤然闪回数年之前曾蹒跚走过的朱雀大街进入教坊,那夜无雪,自己却也无衣,手臂环抱着肩背仍不能匀出更多一份体温将心肺护紧。人永远无法忘怀寒冷,只不过是会慢慢学会适应寒冷罢了。

在命令下达之前我不会轻举妄动,潜藏进庇护中抹去自己生的痕迹,像舞蹈一样,常年累月地维持着同样的手势和体态,形成肌肉记忆,成为那个理想中的美在现实中的投影。

那么在得到行动命令之前,我就应当是暗与静的实体。

“姑娘?姑娘?你好雅兴,今夜可真是不一般冷啊!”

我受惊的一瞬便用出了瞬步,闪身至一条街以外,那年轻男子以足尖轻巧地立在房屋的螭吻上,身量颀长,在暗红色的月光下泛着银光,他往我藏身之所看了一看——必定还是看到我了,却未再纠缠,只是取下腰间的酒葫芦仰脖痛饮了一口。

其实不消他喝酒,我也知道他是青莲剑仙,毕竟那个声音,昨日我曾在台下听到过。他在人群之中本就出挑,高调地赠诗一篇后就凭空不见了人影,我不知他到底有没有看我跳舞,也许只是这场景激发了他的诗性,倒未必我步下生莲,得他青眼相看。

只是眼下任务受阻便罢了,那个小小的影子,倒是离这边更近了。

评论(4)
热度(10)
©C.H.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