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话bot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天鹅绒的红色会翻出隐隐的墨紫色光,偏向酒红色,而丝绸的红色则是热烈的纯粹的,也是轻薄的。

爱丽丝的裙摆是红色的天鹅绒,有一层白色的蕾丝花边,还有一双红色的小皮鞋,鞋底镂刻着桃心和蝴蝶结。

红色是她自己选的,不要粉色,不要白色,也不要黑色,要天鹅绒的面料,她挑选时用娇嫩的脸颊欣喜地蹭了蹭,眼睛里落进红霞,突然有几分像森的眼睛。

红色衬得她的头发和眼睛仿似希腊神话里的女神——她既是年幼的女神,也是长生的女神,她不再变老,她也长生不老。

她端着一碟小蛋糕踩上森的大腿,在他腿上留下一个苍白的桃心,坐在他那把大椅子的椅背上,整理好裙摆翘起二郎腿。红色皮鞋的鞋面晃啊晃的,和森一起看那个进来做报告的少年干部抬起冷淡的眼眸。

她把那把鎏金的小叉子插进膝盖上盘子里的蛋糕,像支配者一般划破一块镶满奶油滋腻的陆地,然后把手伸下去。森牵过去落一个浮在虚空中的吻,然后问到:“太宰君,有什么事吗?”

那一刻她真是个多么傲慢的女孩。

评论
热度(10)
©梦话bo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