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大斩肉

吊个汤上屉蒸半天,午后一觉醒来煮两叶雪菜并豆腐丝。


自拆逆龟速更新选手,会推荐与博文拆逆的内容,谨慎关注。
我在努力增厚我的lof,也不介意各位翻穿它。


佚三|蒲深,你好哇。
我已经决定吃喜欢的东西,过短命的人生了。
愿与君共勉。

关于小华山们的妄想

我觉得小华山是雪天泥地里滚出来的小混不吝,偷鸡摸狗上树掏鸟蛋,天天磨破膝盖,衣服上补丁一个摞一个。师兄教吹箫,呜哩呜哩瞎吹一通摸不到门路,师兄也不责骂,只说慢慢来,每个华山弟子都能学会吹箫的。

华山的小女孩除了学剑学箫,从小就会做针线活,袖子挽得高高的,洗洗刷刷很利索。师姐心疼龙渊打上来的水太凉,小师妹手天天冻的通红,踹着师兄们上后山猎来肥壮的禽兽,扒皮抽脂调了脂膏抹在她们开裂的指尖,睡时将手枕在颊边,有松涛初雪入梦。

有时候大孩子们也会开玩笑地问小孩子们“华山这么苦,不如把你们卖去武当和江南,还能充债,去不去?”结果有个小师弟虎着一包泪跑了,夜里偷偷在誓剑台练剑,冻得晕倒了。次日枯梅掌门得知,罚了那几个出言不逊的师兄三个月的禁闭。

枯梅把那孩子抱在怀里,摸了摸他的头发,重重地说到,“华山,一个人都不能少。”

评论(6)
热度(70)
©葵花大斩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