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话bot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YAMASHITA

>随手短打

      
        头天夜里没有月亮,黑夜豢养的狂犬把长安城里那个小密探圆月般的耳朵咬了一个缺口,他掉下了房顶,陨落在黑夜里,但是第二天,他又从刚开张的糕点铺子里长了出来。伤还丝丝得疼着,却还是叼着一个热乎乎的糖腿包子往京兆尹令所在的那道高高的朱色大门去了,和走在路上所有去书塾的孩子一样的脚步轻快。他看看那些前拥后簇的孩子,心里很平静地想,教我写大字的,是女王陛下最得力的助手,教我写诗作文的,是天底下鼎鼎有名的剑仙大人——尽管手里仅仅只有一个省了一周才省出来的糖腿包子。

        但是一想到剩下的铜板让弟弟妹妹们免于夜间一齐仰望着屋顶怎么也补不齐的洞,从洞里裁下一轮整齐的月亮将它分而食之的窘境,他越上朱雀门楼的屋檐时,心中油然又升起了自豪感。

        那个总是活在梦里却又总盯着现实的剑仙说“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他们都是站在高处的人,在高处剑仙看到月亮,看到秋霜和苍茫的云海,明明很年轻却偶尔异常的悲苦,和李元芳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当他跑过长安的房顶,越过香残的西市街坊时,总是觉得脚下朝雾还未散尽的长安城是多么可爱和令人依恋,还带着一点从梦中刚刚醒来的懵懂,一切都凉丝丝的,带着点春雨和泥土的味道。

        当然,如果赚到的更多一点就更好了,今天不能的话,明天一定能的。

        ——也不知怎么的,先于爱上那些男人或是女孩儿,缺了耳朵的小少年先爱上了长安。头一次,他停下了早早去朱门后报道的步伐,而是盘腿坐在房檐上啃起了包子,看到太阳从宫殿身后缓缓地升了起来。

评论(2)
热度(10)
©梦话bot | Powered by LOFTER